【会院学子】王雪阳:驻南念北的那抹绿

发布时间:2019-03-12






爱你所爱,行你所行,听从你心,无问西东。

                           








                          ——题记


或许,当我从虹口体育馆拿到第一套没有军衔的丛林迷彩时,就已经转进了一条和大多数人不一样的轨道。只是当时的自己更多的把注意力放在了胸前那朵红艳艳的“入伍光荣”花上,幼稚的想着什么时候才能把这个土气又俗套的东西换成超级神气的狙击枪,好像《火蓝刀锋》里帅气的乌云一样的英姿飒爽,过一下女一号的瘾。

然而经历告诉我理想是可以有的但总是拗不过赤裸裸的现实。幻想的打靶、演习、格斗全都被现实的护理培训、体能、队列一一打回原形,这样的差距让我在很长一段时间提不起精神,找不到做事的兴奋点。是从第一次写信开始躁动的心才慢慢和环境达成和解,不再只眺望理想的生活,一味的抱怨,更学会了专注于眼前要做的任务。所以现在,哪怕兜兜转转部队和学校两个环境中,听到这样两句话提醒自己在大环境里的特殊——在部队会有人说:“你就是那个大学生?你们大学生就这样啊”,而回到学校会有人提:“你还去当过兵?你们当兵的就这样啊”的时候我也可以风轻云淡的一笑而过。每个女生都可以穿上婚纱,但是不是每个女生都有机会身披迷彩。这样的经历,是值得珍惜的。

两年的军旅生活,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早操内务队列体能这些常规项目不在此赘述,保障试验的常规业务出于保密需要亦不一一列举,或许我要分享的就是一段别样的经历和一群可爱的战友。

人常说“一起扛过枪,一起同过窗”是最铁的感情。经历过才知道此言不虚。很多人可能只经历同窗之谊,我却还有一群一起扛枪吃苦分馒头的战友。正是入伍的机会,我才有缘认识了一群别样的人。他们是来自五湖四海的地方青年,有像我一样的大学生士兵,也有高中毕业就参军的人。我们样样争先锋,体能训练的连队尖子和优秀的通信员通通纳入囊中。我们互相鼓励,不掉队,不放弃。千锤百炼的革命友谊,让两年时光显得太短暂,还没有好好告别,就又纷纷踏上征程。

到了东风航天城就开始了为期三个月的新兵连集训,总的来说有些出乎人预料之外却在乎情理之中。抛开影视剧里的体能、队列训练,条令、条例学习,内务卫生评比的大框框,我又开眼界的见识了部队里的“大扫除”、膝盖跪军被,也才知道原来豆腐被下面的床单也要捏出棱角来。在这里我咽下了活跃的个人主义,嗅到过绝望之后生活还要继续的无奈,看到过战友掉下的眼泪,也尝到训练外饿的要死时和战友避开班长分享偷偷藏在脏迷彩口袋的馒头的甜蜜,学会了在没有手机的日子里静下心来给想念的人写信。那种“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的感觉,真的是太难得。然而,到下连时飙升的体重和已经磨合成功的心态就把自己变成了心宽体胖的解放军黑阿姨。

2015121日,下连之后我因为被分到了门诊部卫生员岗位(卫生员做的就和医院护士差不多),20162月到7月期间转到河北白求恩义务士官学校培训基本护理操作和战场急救技能。和大家想的差不多,我们打针、输液、换药的功力都是在战友的身上练出来。想想吧,这种能给你当“试验品”的人还能有几个?从来也不知道,大家任务枯燥无聊到极点的军校,也能让我有那么多有趣的经历。有一次,周六自由活动时间因为洗头发队干部没有明确通知,被队干部发现吹紧急集合哨,一分钟之内120人就全部以标准的军姿站在宿舍楼道里,当然包括顶着一头洗发水泡沫就站在楼道的我自己。这件事也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逗笑了自己和战友n多次。

培训结束后我回到门诊部正式从事卫生员的岗位,扎针的对象从昔日的战友变成驻地技术人员、军人家属、小军娃,打针输液时心里难免有点儿犯怵。但是在申娟班长一步步的教领下,听到越来越多的小朋友说:“小姐姐我喜欢你给我打针,一点儿都不疼”的时候,心里的那种甜美是不可言状的。

最后因为大家众所周知的军改和我来自上财的原因,我被调去了部队军医院的财务处收费处。部队里是一个看兵龄和“出身”的地方,去了一个新地方总要有咱们现在第一天去公司实习的“作风”——踏踏实实学习新岗位技能,安安分分保持低调做人。也因为业务上从来没有错过账,体能上可以跑前几,虽然兵龄短,“出身”是新人我在那里也获得想要的认可和尊重,更是很幸运认识了一些把我当妹妹一样待的老班长,可能是来到新的单位让我没有像其他老兵一样混过第二年的最后几个月,认真踏实、平和珍惜是最后几个月的写照。在这里,我很幸运认识了一群把我当妹妹的老班长。以至于最后一段临近退伍的时间早没有刚入伍时重回校园的迫切,说走就走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或许两年里先后四个单位的兜兜转转早就让我收起了棱角锋芒,隐忍了矫揉造作。习惯了把不舍咽进肚里,只有再次穿着没有军衔的军装登车时终于控制不住崩塌的眼泪才无声的告诉自己,对拥抱过的送行战友是有多少的舍不得。       

  现在返校之后的征兵之际,不少有意愿参军入伍的同学问我为什么去当兵,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是念念不忘的偏执,还是一腔孤勇的奋不顾身,我分不清楚,也不重要,更重要的不如你静心去考虑一下你为什么去当兵?当然,如果想不明白,也没关系。当你有了这个念头,而且念念不忘的话,就去吧。用两年找一个答案,用两年换一身强健的皮骨,用两年炼就坚韧的心性,用两年唤醒一次沸腾的热血,用两年去看看守卫我们和平生活的人们,用两年去认识一群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战友,用两年体会一段别样的人生,用两年还自己的青春一次远征。

长河漫漫,白溪汲汲。二十几载的年华正好,愿你在“爱你所爱,行你所行,听从你心,无问西东”的路上追随你心一路前行,有酒有肉,亦有人相伴。



青春不过一场征程!莫等破败再出发!



来源 | 上财军拓